日前,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在第三季度新聞發佈會上就延遲退休等熱門話題進行回應,其新聞發言人尹成基表示,養老金雙軌制問題會逐步得到解決,並將建立符合機關事業單位特點的職業年金。
  不用或極少繳費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退休待遇卻數倍於每月繳費占收入28%的企業員工,這種“劫貧濟富”的養老雙軌制被稱作中國社會目前最不公平的政策。並軌的呼聲從未停止,而人社部也一次又一次地明確並軌大方向,只是每每以“牽涉面廣”、“情況複雜”、“循序漸進”等理由將並軌改革一拖再拖,至今未有實質性進展。即使是2008年開始在廣東等5省市開展的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試點,至今仍然在試點中,去年人社部正是以事業單位改革仍在探路為由,明確表示公務員暫不參加並軌。
  依照本次人社部的說法,並軌改革完成後的理想狀態,是機關事業單位都建立起“符合特點”的職業年金。“社會養老保險+職業年金”的養老保障模式已經在各試點地試過水,推出時美其名曰完全參照企業職工“社會養老保險+企業年金”的模式建成,乍看之下似乎是一碗水端平,但稍微研究一下目前的試點狀況就會發現,社會養老保險這一塊雖然相同,但職業年金和企業年金除了名字相似以外,全然不同。
  企業年金,指的是在政府強制實施的公共養老金或國家養老金之外,企業在國家政策的指導下,根據自身經濟實力和經濟狀況建立的,為本企業職工提供一定程度退休收入保障的補充性養老金制度。從上世紀90年代進行社保制度改革開始,構建多層次養老保險體系已在規劃之中,但至今為止,被稱為養老保障“第二條腿”的企業年金連骨架都沒搭全。由於非強制,絕大多數企業不繳或少繳企業年金,中小企業更是盲區。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其覆蓋職工僅有1957.30萬人,享有企業年金的人數僅占參加基本養老保險人數的2.3%。我國企業年金占基本養老金比重約為18.3%,而全球統計數據為500%;我國企業年金的平均替代率(勞動者退休時養老金領取水平與退休前工資收入水平之間的比率)不到1%,英美等國則接近40%。在企業年金覆蓋率如此低的情況下,有90%以上資金仍來自電力、石化、電信等行政壟斷國企——— 企業年金作為為加強公平而設的補充養老金制度,終究淪為少數人的特權福利。
  而現行的職業年金,以試點深圳為例,雖然打破此前不繳費的制度,由事業單位和職工共同繳費,但有國家提供稅收優惠,又有各級財政給予相應的補助。深圳市人社局局長王敏此前曾表示,經測算,在幾個參數大致確定的情況下,改革後的事業單位職員養老金“和現行的退休待遇大致相當”,即現行雙軌制給予的優厚退休待遇得以保留,與普通企業退休職工的養老鴻溝也隨之保留。甚至有人指出,繳納職業年金為事業單位員工購買地方補充養老保險,所得超過了繳納的保險金,有變相加工資的嫌疑。
  對絕大多數企業職工來講,企業年金只是個可望而不可即的概念;而按照建立職業年金的設想,即使是“並軌”後的機關事業單位人員,依然贏在起跑線上,享受著過往的退休待遇。
  以職業年金購買“補充養老保險”,不禁讓人聯想起社會保障在醫療領域的並軌改革。在取消公費醫療後,機關事業單位人員以不同名目享受“補充醫療補助”,需自付部分可進行“二次報銷”,與公費醫療待遇相當。但在公費醫療披上“補充醫療補助”的馬甲在31省份中的24省實施之後,“公費醫療改革基本完成”的聲音已經出現了。可以想見,職業年金若作為並軌改革方式大規模推廣,必然會發展為養老領域的“補充醫療補助”。
  建立符合機關事業單位特點的職業年金與補充養老制度,與公費醫療改革後的補充醫療補助一樣,都是以並軌之名建立新的雙軌,讓雙軌制以一副新皮囊繼續存在。而一旦雙軌制轉世,改革宣佈完成,社會保障的不公仍然存在,卻連呼籲“打破雙軌制”的機會都不復存在了。  (原標題:[社論]以並軌之名建新雙軌 養老不公將延續)
創作者介紹

annual

yytjgxszl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